市二中学生爱扎染 她自己手工缝制扎染服装

2017-09-12 19:17:16

染出心中点点痕

市第二中学1401班 袁昕吟

薛涛:人世不思灵卉异,竟将红缬染轻纱题记

我和同伴一起走过校园,路遇两株紫红色果实---龙葵:微甜,初呈青色,既而紫红,是一种常见的天然染料。认识龙葵,是因为我自幼就与扎染结缘。从不记事时开始,就常常观赏扎染社团活动中的T台秀表演。慢慢自己开始尝试染色,却又害怕那翻腾着的彩色泡泡,只敢拿一根滴管粘上些许染料往纸巾上滴,直至把纸巾滴满五颜六色的染料,还总兴致勃勃地展示给母亲看:妈妈,你看,我染的!

那时的扎染,于我就是游戏。真正走近扎染工艺,才发现不仅仅如此。

长大后,曾随母亲拜访过扎染的老工艺人,穿梭在迎风拂动的染布间,染布掠过脸颊时有淡淡清香。那清香是植物混合着泥土的芬芳。随着时间的流逝,它愈发扎根在心间,每一次想起都令人醉心。家中还留有不少拜访时的照片。照片中的染布用色纯净朴实,花纹精巧,颜色的浓淡、花纹微妙的变化,都凝聚着工艺人倾注的心血。扎染啊,可以让一个人穷尽一生去探究并永不腻烦。扎染之妙趣,不仅是在染色游戏中,可以充分感受那种色晕变化的美,在捆扎中,也有丰富多样的变化。多点捆扎可以形成调皮的小点点,小圈圈;交错捆扎可以形成蛛网一般交织的纹样;分节捆扎,扎好时就像竹子拔节,染出来,却又是一个个同心圆圆有时候,我们会精心策划布的每一个部分分别应该扎成什么花纹;有时候,我们也会胡作非为,一顿乱捆,尝试意外惊喜。妈妈总是在扎染作坊里加班,我便总是尾随。染坊的院子里有高高的树,树下是长长的布。我和哥哥姐姐们一起,一边捆扎,一边笑谈。这童年乐趣,文字真难以一一表达。

初中阶段,学校举办中学生才艺大赛。我自己画设计稿,自己染布,在妈妈的帮助下,手工缝制成扎染服装。针脚细密,缝制不易,但沉浸期间,也不觉得辛劳。等到衣成,裹胸明媚,外衫淡雅,白色长裙随步摇曳我所深爱之扎染的美,还得以自己上台去展示它,内心真是自豪。登场时,我略有些羞涩,但长发披肩,赤裸双脚,一颦一笑,皆是自然。同学们有的是用报纸做成的服装;有的是塑料薄膜改成的裙装他们的创意虽好,但原材料就少了种亲和力,更少了些扎染独有的形色韵味。我因此一举获得了服装设计和表演的一等奖!扎染的延展活动,让我更加自信,只是扎染本身变化之精妙,我尤未尽知。

一本有关染缬书籍引用了《资治通鉴》上的一段话:撮揉以绳结之。而后染色,既染,则解其结,凡结处皆原色,余则入染矣,其色斑斓。我反复读来,越发觉得精辟至极。

近年来,随着课业的增多,同母亲一起参加扎染活动的机会越发少。去年随母亲参加其学校的扎染活动,她给我几块不到火候的半成品,让我加以改造。当时,我拿起那几个半成品,仔细查看没有颜色深浅差别的几块布后,心中了然:是线的捆扎与染色时间出了问题。便开始思考着要构造一个什么样的图形来。我选出其中一块已经做成改良旗袍小短裙的染布,将染布的右下角交叉捆扎并保证其紧度。因为是半成品,整个布料已经染过一次黄色,为使它不整个换色,只好把无需染色的地方适当包裹,悬于染锅之上,避免让它沾到染料。蓝绿色的染锅里,依旧是沸腾的。我悉心分辨布料浸染的速度、火候和成色,几个步骤完成后再稍待几分钟,我把染布放在活水中略微清洗,去除多余染料,再剪开捆扎用的绳子,将其晾在通风处。抬头看着晾在高处的染布,它随风拂动,裙子的右下角已染出一朵花来。阳光洒在上面,在地上投映出一个暗暗的影子,弥漫着阵阵清香。不由得想起薛涛《桃花溪》人世间不思卉灵,竟将红缬染轻纱的佳句来。

这灵异两字何尝是仅指花卉呢?更应该是人类的创造!张爱萍将军题自贡扎染诗有句云:乡里多巧手,精工可夺天。 所谓巧手精工即是对人类创造力的赞美。巧手精工的背后就是心之思。是人的创造,才使得世界有了灿烂的文明成果,美的生活。扎染工艺正是灵异思
留下的点点痕。

作者高中期间在银海学校担任社团志愿者指导小学生社团活动,并参与扎染活动过程照片